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508118.com >

高光天:科学老人的书法梦

发布时间: 2019-07-08

  但曾在中国科学院从事30多年物理学研究的科学老人高光天,有点逆流而上的意味,退休之后,他一头钻进书法艺术中,12年间不间断地研究书法理论、撰写书法教材,到处讲学推广,不仅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也成为全国少见的科学家兼书法家。日前,年过七旬的他,在中国油画院作了《书法与科学》主题讲座,从科学的视角解析书法之奥妙,不仅被许多业界专业人士所称道,也让不少书法爱好者大呼过瘾。

  成就并非偶然。高光天研究书法投入如此多的心力,与其说是源于兴趣,不如说是少时的梦想和晚年酷爱传统文化的情怀。他告诉记者,自己小时候就跟祖父学习书法,觉得书法博大精深,魅力无穷。青年时,有一次他还被时任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表扬,但由于内心更喜欢从事科学研究,只能忍痛割爱。

  这一放就是40多年。而今,儿时梦想再次起航,并经过他物理学研究经历的渲染,让书法与科学相融合,也让更多孩子爱上书法、学好书法,更好传承书法这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书法传承抑或书法教育,历来不易。高光天告诉记者,综观中国书法史,大概经历了三次传承危机,“第一次是唐朝末年,安史之乱、藩镇割据等使得包括颜真卿等在内的书法家遭遇不幸,也使魏晋以来以二王为主的书法理论秘笈式传承方式遭到中断,宋代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人和明代董其昌等大书法家一直在探索失落的笔法,当然这其中也有夸大笔法神秘感的成分;第二次是上世纪20年代左右,钢笔、圆珠笔、铅笔等陆续引入中国,其便捷性使得以毛笔为主的书法人群大为减少;第三次是互联网的出现,键盘和触摸屏使书法越来越边缘化,以至于许多年轻人都提笔忘字,书法文化传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方面是书法艺术传承受到考验,另一方面是书法教育在认识上存在误区、在方法上有不科学之处。高光天表示,学习书法,最好的时期是一老一小,因为一心不可二用,心静才能练好字,心浮气躁者难以在书法上实现精进。“少时学是为了打好根基,老时学是为了修身养性。学书法应先从唐楷入门,虽然唐楷法度森严,但水准也高。为了防止学习唐楷易形式僵化的问题,在掌握唐法之后再学魏晋楷书比较合适。之后可根据个人兴趣和悟性,再选择行书、隶属、篆书或草书。一旦掌握了笔法融合之道,便实现了创新式进步。选择碑帖时,不要局限于碑刻本,而要选择墨迹本,从中学习和领会古人原滋原味的笔法”。

  高光天建议,练习毛笔字从七八岁左右开始为宜,此前若要练习,可用硬笔写比较大的字,这是由儿童的肢体发育特点决定的。每次练习时间不宜太长,10到20分钟为佳,否则会影响习字兴趣。至于书体,最好从楷书练起,选择适合的范本。“以我的经验,用读过的熟字作为教材比较好,这样儿童书写的时候,仿佛遇见熟人,字的间架结构也容易看得正确、清楚,有利于字的记忆保存”。

  “习字有科学有讲究,选择好的范本事半功倍。”高光天说,学习唐楷可根据自己的喜好,从欧、颜、柳三体选择一种书体。在选择临摹范本时,应选择具有唐楷共同特征而不是成名之后彰显个性和风格的代表作。比如,颜真卿的《勤礼碑》和《颜家庙碑》不宜初学者临摹,因为这是他晚年的代表作,笔法成熟,凸显拙朴之美,只有习练到了一定境界后,才能悟透。多数初学者可以从临摹《多宝塔碑》开始,1997年河南偃师出土的《郭虚己墓志》相对较好,因为这是颜线年)写的《多宝塔碑》还早3年,非常适合孩子临摹练习。

  练习书法,能帮助孩子建立一种文化自信。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更要做好书法教育。引导孩子爱上书法,目前上至国家、下至家庭,都非常重视,如教育部就发布了《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和《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但在高光天看来,选择好的适合的习字范本还不够,还要让孩子懂得书法背后的科学道理。对此,借助科学的、接地气的方式,合理地实施教学,孩子才能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真正懂得书法的奥妙,找到练习书法的捷径,进而发自内心地爱上书法。

  比如,当代书法家启功先生发现的“结字黄金律”,用一种类似九宫格的黄金格揭示了汉字楷书重心的奥秘——在黄金格中ABCD四个顶点内,并进一步指出唐楷的结构规律是“左紧右松”“上紧下松”“内紧外松”,这为初学者学习唐楷带来了极大便捷。高光天在此基础上编写的《楷书黄金律》欧、颜、柳三体练习指导三本书,是直接面向小学生和初学者的书法教材,简单、实用且从科学的角度做了解释。

  用科学方法研究书法艺术,高光天表示,很大程度上是去除传统书法教育中“玄玄其说,奉为枕秘”的部分,即在古代,书法往往被渲染成玄而又玄的学问。这种以主观经验之谈来讲授书法教育,只是让学生“照猫画虎”式地临摹,而很少讲解笔法和结构背后的道理,结果是使得孩子无所适从。

  而从科学角度开展书法教育,在书法历史上早已有之。例如,民国时期陈康的《书学概论》,就注重概念的分析与体系的完整,对书法从形式到内容加以科学分析。由于做了一辈子物理学研究,高光天很自然地将科学研究上的诸多方法转移到书法艺术中来。

  吉林大学物理学教授邹广田院士在高光天著作的序言中做了如此总结:一是将物理学中形状任意和密度不均匀分布的二维平面物体的重心,与汉字的重心联系起来,解决了书法艺术中具有任意字体、笔墨深浅任意变化的单个汉字的重心坐标计算问题。二是在系统研究古今习字格发展路线图基础上,科学分析了历史上各种习字格诞生的背景、原因和作用,以及后来被新生习字格所取代的原因香港金多宝中特网,从中总结出习字格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五大基本功能,这对推广科学好用的黄金格是一种智慧选择。三是在对历代楷书结字法进行寻根求源的纵向研究方式基础上,采用科学中常用的“模型化”方法,从多种角度抽象出楷书构型,是一种用广角镜头看书法世界的横向研究方式。四是运用视觉科学原理解释了许多书法现象,如运用视觉重量和视觉心理学概念解释为什么“横画不平”等问题,这些研究成果为学生解疑释惑,也丰富了书法艺术的科学内涵。五是高光天提出了“书法科学”概念,并一直努力构建书法科学原理体系,值得学界关注。

  经过9年多努力,高光天并将他的研究成果融入《楷书黄金律欧体练习指导》等著作中,并取得了7项国家书法专利证书,用南昌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文师华先生的话来说,是“立足于汉字书法结体的探讨,以自然科学之刀,解书法艺术之牛,在研究方法上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2007年退休后,高光天终于有时间和精力研究书法,但从哪里学起、如何学,他一头雾水。听从岳父的建议,他没有从许多人惯用的王羲之集字《圣教序》入手,而是从冯承素摹神龙版《兰亭序》开始,研究笔法、结构、章法等。为了更快入门,他到国家图书馆和网上去找相关教材,却没有找到符合他期望的相关著作。对此,他决定闭门钻研,科学解析,最终证明了“画倒字不倒,字倒行不倒,行倒气不倒”的兰亭章法之美。

  科学解析书法艺术另一个目的,是让与自己一样的书法爱好者少走弯路。高光天多次与书法界的专家学者沟通,不断学习,还多次参加全国书法学术研讨会,有了自己的书法教育主张。就像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主任邓宝剑教授在《楷书之美》序言中表示的,“高先生把一生积累的科学素养用于解析书法艺术,并且将书法研究视为人生乐事。学术研究对他而言,就像孩子手中的游戏,每有所得,欢欣鼓舞,他的研究展示了科学家的缜密思维,从宏观到微观,无不井然有序”。

  的确,如果说高光天的书法教育有什么显著特点,那么无疑是“简单、实用、科学”六个字,既是为了服务于一线教师的实际教学,也是为了培养孩子的书法兴趣,不再对书法望而生畏,尽快从中获得成就感。而努力让书法教育更科学,最大限度激发中小学生们的兴趣,让启功结字黄金律走进更多中小学书法课堂,是广大教育者的职责,也是科学老人高光天最大的梦想。(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张贵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